第49章 第四十九章(1 / 2)

这晚的月亮仿佛升得很晚, 薄薄的灰色云层笼罩着淡月, 月光蒙蒙的照射在林公馆上方的屋顶,反射着冷冷的寒光。窗台上白色窗帘的影子长长的照射在地上, 像一个虚虚的人影站在阳台上怯生生的偷窥者床上的男女。

床上的男女一左一右背靠背睡着, 两个人仿佛都已睡熟, 事实上, 两个人彼此心中都是思潮起伏, 谁也没有睡着。

庄小怜刚才对丈夫说出那番掏心话, 是怕他因此跟她生气离婚而影响剧情走向, 她因为仗着他的喜欢故意哭了让他心软, 她是怕她回不了家才这样说的,她以为她是这样的。可她冷静下来,细细想起来, 这一切跟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, 全然不是这样的, 她刚才是真的伤心了,她是真的害怕了, 那一刻她什么都没想, 她完全投入了一个妻子的角色, 为一个误会他的丈夫生气、伤心、惶恐,并且放软态度解释, 那种哭泣时突如其来的惶惶不安的心, 那种空落落的心情简直让她忘却了一切, 是什么时候开始走了心。

林蕴生觉得误会说清楚了, 他的心应该是可以放下来了,但是根本就没有,当他知道他太太隐瞒她和梁文同学关系的时候,他是想大声质问她的,想她会怎样屈服认错,可是当他太太的眼泪一出来,他就已经先败下阵来,什么的设想和计划都忘记了,哪怕她只是这样敷衍了事的跟他解释,哪怕他对她的解释并不满意,他也不想再问下去了,因为他怕再问下去,那答案会让他惶恐,他明白他在自欺欺人。

远方渐渐的泛起鱼肚白,月亮更加淡了下去,慢慢的,东方露出了一点点红红的圆点,像是没煮熟的蛋黄。

庄小怜一直没睡着,看着这初生的太阳就想到荷包蛋,肚子忽然就觉得很饿,仿佛从心底深处发出的饥饿感简直一分钟也受不了。她掀开被子下床,林蕴生其实也没睡着,庄小怜这样一动,他自然很快就知道了,他假装刚醒的样子抬起头来道:“几点了?怎么就起来了?”

庄小怜看了一眼时钟,“才五点过,你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
林蕴生点点头,重新躺了下去,听见浴室里传来洗簌的声音,悄悄眯眼看着他太太,换衣梳头开门走了出去。

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,其实两人昨天是把误会解开了的,可是心里还是沉甸甸的,落不下去也浮不上来,整个人感觉闷闷的,像小时候第一次晕船之感。

五月五点钟的清早,天光未亮,佣人们都还没起床,庄小怜下楼梯,走到厨房里看了看,她还不太会用这种灶,有些无从下手,不由走了出来,正好看见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林蕴生。

庄小怜一顿,心里头不知怎地就有些别扭,转开眸子,不自然道:“咦,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

林蕴生不答却问道:“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“我有点饿了,想出去吃点东西。”庄小怜道。

林蕴生笑道:“我帮你做吧。”

庄小怜挑眉有些诧异。

“怎么?不信?”林蕴生笑道:“我独自在M国求学的时候,一直喜欢自己做吃的,手艺可是非常好的。”一面说着一面走进了厨房。

庄小怜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青菜鸡蛋面,抬起头看向他。

林蕴生拿了一双筷子递过去,“尝尝,看着不怎样,但是味道肯定是不错的。”

庄小怜有些不信的尝了一口,顿时眼睛一亮,味道竟然还真的不错,她很快的将一碗面吃光了,一抬头,发现林蕴生一个大男人都还没吃完,她不由有些害羞起来。

等林蕴生吃完了,她忙站起身收拾碗筷,林蕴生道:“你做这个干什么,让佣人来就行了。”

庄小怜浅浅一笑道:“两副碗筷而已,为了公平起见,你煮面我就应该洗碗。”

庄小怜端着碗筷去厨房,拿上围裙系上,站在水槽里洗碗。

林蕴生抱拳依靠在厨房门框上,看着他太太忙碌的背影,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忽然就觉得安定下来,忽然觉得这画面很温馨。

若他和他太太只是这世间一对最平常的夫妻,这样的日子,想来也是十分幸福的吧,他是个需要在外奔波赚钱养家的丈夫,而她是一位洗衣做饭照顾孩子的妻子,贫贱夫妻自然也有贫贱夫妻相依为命的幸福。孩子…想到孩子,他忽然一顿,他昨日提到孩子,不过是故意套她太太的话,他太太竟然说不想要孩子,想到这,他本来愉悦的心情顿时就暗淡起来。

庄小怜洗好脱掉围裙走过来,见林蕴生靠在门口,愣愣的看着她,她走过去叫了一声。

林蕴生收敛心神,凝眸看向她弯唇道:“我陪你出去走走好吗?”

快要六点了,外面隐露曙光,庄小怜吃饱了是想在外面走一圈,不过她可不想跟他走,她微微一顿,点点头。“走吧。”

外面还有淡淡的白雾,草坪上还带着湿漉漉的露珠,空气里也是湿润的气息,微微的凉意,庄小怜就穿了一件薄薄的线衫,抱着胳膊瑟缩了一下。

林蕴生脱下自己的灰色线衫给她披上,庄小怜忽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