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第四十七章(1 / 2)

林蕴生坐在书房, 王站长打电话来,周丽颜的公公田岳平跟清帮头目庆洪有几分交情, 所以拜托清帮帮忙,抓回他家那个出逃在外的儿媳妇回家,夫人出面阻拦。

弄清了前因后果, 林蕴生放下电话,静静的坐着,食指无意识的叩击着桌面, 房间里只听见挂钟的走动声和叩击声, 声声落进人心底去。

林蕴生倏地站起身来,拨了一个电话, 拿上外套穿好, 拉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庄香兰正从门外走进来, 她今天的国文老师请病假了,正好没有课,和梁文约好在咖啡店说事情的, 没想到她等了一个下午都不见人来,又去他家敲门半天也不见人开门,心头又是奇怪又有些担心, 进了家门来, 看见她姐夫正下楼来, 咦了一声, “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啊姐夫?”

林蕴生淡淡点了点头, 一边低头理袖子, 一边匆匆忙忙走了出去。

庄香兰撇了撇嘴,坐在沙发上,到处看了看,看见桌面上摆着苹果,拿起来咔擦咬了一口,问旁边的女佣道:“咦,我三姐呢?”

女佣开口道:“太太早上出门后就一直没回来。”

庄香兰也没多想,不由嘀咕了一下:“今天这些人怎么回事儿啊…”

……

考验通过了,庆洪信守承诺放了两人,看着梁文的背影,庆洪心头的震惊久久不能平复,左手盲枪,手下随手抓到的一个年轻人就能有这样的实力,这么随便就能遇上一个,看来他真是老了,想当年他…

庄小怜和梁文并肩走出院子,大门口有一个高高的门槛,庄小怜的脚抬得不够高,脚跟绊在门槛上,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还好梁文及时伸手扶了她一把。

梁文轻声道:“还在害怕对吗?”

事实上庄小怜现在手脚发软,她的反射弧度有点长,刚才走出来才开始害怕起来,虽然知道最后没事儿,可是真当子弹射向自己,心里又怎么能一点儿也不害怕呢,她又不是女主。

林蕴生带着人开车来到清帮的堂口,他太太与清帮并无冤仇,想来谈一些条件,清帮应该愿意放人。轿车嘎吱一声停在门口,坐在副驾驶上的王站长回头道:“林处,到了。”

旁边的男人下车开门,林蕴生低头下了车,一抬起头,门口正站着两人,梁文扶着他太太,他太太正对梁文笑着说了什么,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似乎十分熟稔。

林蕴生脸色暗了下来,眸子染上一层阴翳,瞳仁越发显得黑幽深邃,他扯了扯衣领,抬脚走了上去。

庄小怜向梁文道了一声谢,梁文见她站稳后松手,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,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一瞧,表情莫名的同步。

林蕴生在离他们几步之遥的地方站住了,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们,开口道:“看来我又来晚了。”

梁文敏感的感觉到对方不善的眼神,顿住脚步,庄小怜却是心中一喜,笑着迎上去随口道:“你每次都来得那么及时,恰好我们已经没事了。”全身放松的嘘出一口气,这时候心中的害怕似乎才完全消下去。

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,街上霓虹灯闪烁,五月初的天气,已经有些微热了,庄小怜因为出门早,穿得有些厚,她将车窗打开一些,这会子夜风吹进来,吹得人十分舒爽。

庄小怜在车上讲了他们回来的经过,末了笑道:“梁文,今日真是多亏有你,这么晚了,你又是一个人,先去我们家吃个晚饭,我们再派车子送你回家可以吗?”

林蕴生的眸子隐在黑暗中,听了他太太这话,搁在膝盖上的手一紧,而后蜷起手指,弹了弹西装呢裤上的薄灰,缓缓笑道:“梁文,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。”

……

庄香兰坐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儿,突然醒过来,抬眸看了看角落里的座钟,竟然快八点了,三姐和姐夫竟然一个人都没回来,不回来也不说一声,害她等到现在,肚子饿得呱呱叫。

她叫了一下女佣,吩咐道:“上菜吧,这会子还不回来,估计是不回来吃了。”

庄香兰才准备端碗吃饭,门口便传来一阵脚步声,她心头一喜,忙放下碗,伸直脑袋大声道:“你们可算回来了!?害我等你们半天——”看到走进来的三姐和姐夫后面还跟梁文,不由站起身走过去,看着梁文气道:“你怎么回事儿,我等了你好久,你居然给我玩失踪,你今天去哪儿了你!?”

梁文一顿,如今事情已经解决了,说起来不免又让香兰担心,而且这事涉及到她,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,他对香兰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,生意上那边临时出了一点事儿,所以我赶着去处理了一下,这会子才忙完,正好碰到林先生和林太太,便跟着他们一起来了,想着过来跟你说一下呢。”

庄小怜顿时扫了梁文一眼,林蕴生则瞥了他太太一眼。

庄香兰听他这样一解释,也不好再揪着不妨,只是不高兴的撇了撇嘴。

管家见先生和太太回来吃饭,还多了一个客人,忙吩咐厨房多做几道菜上来,女佣端了竹笋腌鲜汤上来,香兰看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