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第四十二章(1 / 2)

梁文正站在庄小怜的身后, 男子来得太突然,梁文只来得及拉了庄小怜一把, 庄小怜被拉得侧了一下,这个时候枪.中的子.弹却已经射.了出来,砰地一声,子弹射.入她身后的梁文的右侧胳膊中,梁文顿时闷哼一声。

庄小怜看见梁文中.枪了不禁低呼一声, 男人还要开枪, 梁文已经反应极快的一个高抬腿,一脚踢在男人握枪的手腕上, 男子吃痛,枪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。

梁文冲上去 ,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脚打了起来, 庄小怜每次看电视剧,看到这种坏人把枪掉在地上,就想去捡起来,可是两人绕着地上的手.枪扭来扭去,梁文手上有伤, 虽然看起来身手不错, 可是自然没有胖子经得消耗的,庄小怜一直盯着地上的手.枪不由干着急, 左右瞧着, 琢磨着看能不能帮点忙, 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串凌乱的脚步声。

下一刻, 十多个身穿黑色警.服、手持长.枪的警察出现在了门口,庄小怜顿时心头一喜,男主果然在关键时刻能等到救兵。

两个警察进来将匪徒捉住,梁文捂住右手胳膊受伤处,满头大汗,伤口里的鲜血从捂伤口的手缝处滴滴答答往下掉,庄小怜见他似站立不稳,下意识上前一步扶助他,紧张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门口忽然传来警察整齐的啪地一下收枪敬礼声,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为首,后面跟着两个中年男人,三人走到了门口。

林蕴生看见他太太亲.密的搀着梁文,黑眉不禁一皱,抬脚走了进去。

庄小怜听见脚步声转头,发现林蕴生竟然也来了,不由又惊又喜,一种仿佛很久不见的惊喜之感充斥着大脑和心脏,这种感觉如此陌生,以至于让她什么都没反应过来时,她就已经转身朝林蕴生快步奔了过去。

他向她张开双手,笑容满脸的看着她,他这个样子,倒好像她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扑进他怀里一样,虽然在某一瞬间她真的有这种想法。她停到他面前,对上他了然的眼神,顿时羞红了一张脸,咳了咳,低声道:“来得倒挺快的。”

林蕴生勾唇一笑,双眸湛湛,弯腰,低头,凑到她耳边,磁性的声音那样清透的钻进庄小怜的耳蜗里,带点委屈道:“…你都不抱我,是我来晚了。”

庄小怜心头便突然咚的一下,仿佛漏跳了一拍。

有警察进来扶梁文走出去。

经过两人的时候,梁文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们一眼,而后垂首掩眸,唇边露出个自嘲。

…….

华亭市的街头,有报童拿着报纸挥舞着叫喊道:“卖报!卖报!大新闻!大新闻!香山土匪一网打尽!”

“……香山匪患猖獗多年,一直让华亭市民深受其害,如今政府已经已经将其一网打尽,抓住土匪二十人,其土匪头目李大、周二和陆三三人,以及一直勾结土匪多年、为非作歹的市长秘书周仁美实施枪毙之刑……”

华亭有很多被香山土匪勒索的富裕人家看到这则新闻,顿时大为解气,这个时代各地都有土匪,不仅人数众多而且非常凶残,听说吉江省有个小牛倌,晚上东家对他说:“睡觉时小心点,当心土匪!”小牛倌不知天高地厚,开玩笑地大声说:“土匪来了怎的?还能把我老二割去?”没想到这话竟然全被土匪听见了,第二天小牛倌就失踪了,后来东家和乡邻在村外沟里找到了他的尸体,腿间的器.官真的被土匪割掉了。

若哪一户被土匪抢劫或绑票,都只能忍气吞声老老实实的交赎金,报警不仅没有用还有可能被土匪知道后实施报复马上撕票,众人这才豁然明白原来是官.匪勾.结,难怪华亭香山的土匪人数并不算多,却为何一直剿匪不成功。

林蕴生和庄小怜提了一篮子水果走进病房,正好听见香兰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她抱怨道:“这世道真是的,堂堂一个要员竟然还勾.结土匪,这样的人竟然还能坐上那样的位置,怎么选拔的这是!”

林蕴生听见了顿时眉头一皱。

坐在病床上的梁文看见庄小怜他们走进来,忙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香兰回头,笑着叫了一声姐夫,站起身接过她三姐手中的水果篮,对庄小怜笑道:“他们也带了很多水果来,光吃水果都吃饱了。”

庄小怜笑道:“难道让我们空手空脚的来不成?”顿了顿,逗她:“我要让厨房做饭菜带过来呢,到底不如你亲手做的好吃。”

香兰笑嗔了她三姐一眼,眸光一转,眼尾扫了一眼床上梁文,抿唇一笑道:“三姐,姐夫,你们坐,我去打点热水来。”

庄小怜便坐在香兰刚才坐的椅子上,看着床上的梁文笑道:“一直没来得及说谢谢呢,你这一枪都是为我受的,我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虽然知道事实是这样,可听到他太太对着另一个男人这样柔声说抱歉, 林蕴生心头无论如何是不舒服的,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。英雄救美,戏剧里面的英雄和美人总是带着联系的,可有的时候,英雄救的不该是这个美人,或者说不该是这个英雄来救美。

林蕴生在旁边接嘴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