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第二十一章(1 / 2)

礼拜一清早, 林蕴生拿着手中的资料袋来到王总统办公室,将资料呈现给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。

王振鹭翻开面前的资料, 看到白纸上写着“刺黄案”总结报告, 翻开下一页, 是此次案件的调查结果和相关证据, 他越看越皱眉。

他跟黄有康确实一向政见不合, 他恨黄有康也是事实,但是此次事情他确实是冤枉的,然而当日事发时,黄派拼命渲染, 故意大吵大闹, 闹得舆论纷纷,含沙射影的将矛头指向他, 他气恼不已, 又无从为自己辩白, 如今查出来的证据竟然指向他身边的亲信,这结果若是一公布出去,他必定下.野。

王振鹭顿时一拍桌子骂道:“娘.希.匹的!这个石元这是要将我陷入不忠不义之地啊!我竟不知他有这样的歹心!枉我对他信任有加多年!”桌子上的资料被他拍桌子的颤动震飞了几页, 露出后面跟着一沓资料。

王振鹭目光微讶, 翻开前面几页, 又继续看了下去, 这是单独用夹子夹着的一沓资料, 似乎又是一份总结报告, 白纸上同样写着“刺黄案”三个字, 他眸光闪烁,跟着看下去。

调查结果:刺客真名王鹏,此人原为太湖强.盗,枪法精.湛,后以杀人换取钱财,其妻为梅花社社团成员,由其妻牵线加入社团卖命,经打入政府内部的社团成员提供消息,受其社团头目指使,这才发生当日之时。后面跟着相关证据和附件。

王振鹭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年轻人,面露笑容道:“情报科这帮人查了半个月也没查出什么东西来,怀信一来,这案子便水落石出了,我果然没看错你!年少有为啊,好好干!”

林蕴生正色道:“我一定继续努力,不辜负总司令的栽培和信任。”

王振鹭满意的点点头,在第二份“刺黄案”的总结报告上批示:证据确凿,此案已结,甚好。

林蕴生收了王总统的批示,敬了一礼,转身退了出去。

王振鹭眯眼看了一眼林蕴生的背影,脸上沉了下来,拨了内线对秘书沉声道:“叫石元来我办公室。”

……

庄小怜吃过早餐在院子里散步到九点过,便回了房间,拿了信纸和钢笔,坐在阳台上,凝眉思索着,抬笔落下现代人人都知道的那句——这世间,唯有美食与爱,不可辜负。

何为美食,顾名思义,就是美味的食物,这食物一旦和美搭上了界,便如同爱一样,有了感情…接着阐述不同的人群对美食的要求不一样,写了相关的美食分析,又写出如今的妇女因为减肥节食,不仅伤身而且伤心,殊不知美食也是可以减肥的,且也可以让人变美,这才叫真正的美食,美和食共存。

写了现代的减肥原理知识,比如减肥减的不是食物,而是脂肪,想起以前在豆瓣、论坛、微博里看到一些个人经历,便抽了几个典型例子写在后面,然后附上一周的减肥食谱明细,又跟着写了自己试过的体会和效果。

庄小怜搁笔抬起头,扭了扭酸涩的颈子,几页纸应该几千字左右,她拿起来仔细检查了一遍,发现没什么问题,便整整齐齐的誊抄了一遍后,想了想,署名落下八个字:二十一世纪的吃货。

看着自己刚想到的笔名,庄小怜暗笑了笑,这可是把自己的马甲扒光了。

将信纸折好装进信封里封好。

第一次在《红豆》杂志里面看到有征美食类的文章时,她便心动了的,仔细观察了后面几期美食类文章的文风,这才开始动笔。

她也是第一次写,凭着自己对美食的爱好及一些美食经验,仗着那个信息爆炸时代所了解到的知识,以及看过的那些电视、论坛、杂志、微博、美拍直播等等这些做后盾,所以她想试一试,毕竟还要在这里生活三十多年,她又毫无后顾之忧的条件下,何不找点自己喜欢的事做。

庄小怜换了衣服,亲自出门去了邮局,在信封上写好收件地址,杂志社地址就在建宁,寄出地址那一栏她实在不想填林公馆,于是跟工作人员协商了一下,将寄出的地址就写成邮局的地址,然后将信寄了出去。

……

吃晚饭的时候,林蕴生看了一眼身旁的太太,悄声道:“以后还是别喝酒了,伤身体,你酒量又那么差。”

庄小怜的筷子在碗里一顿,昨晚上她迷迷糊糊醉了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,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换了睡裙,其实…她昨晚模模糊糊感觉到有人帮她换衣服的,这人当然不是女佣,连内衣都被人贴心的脱掉了,一时又是惊讶又是害羞,这会子听他提起,忽然又想起这事儿,两颊不由烧了起来,低低嗯了一声。

林蕴生最喜欢见她这副害羞的模样,又逗她道:“我发现你今天似乎心情不错,可是有什么好事?”

庄小怜嗯哼了一声,溜了他一眼吃了一口芹菜道:“非要有好事心情才能好吗?”

林蕴生却笑道:“我这里还有一件让你心情好的事。”话毕,转头看向林母她们道:“妈,大哥,大嫂,我和怜怜结婚这么久了,所以我请了几天假准备陪怜怜回门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