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第十章(1 / 2)

林蕴生倏地睁大眼睛,脸上的表情由惊讶慢慢转变成惊喜,最后终于流露出年青人的激动:“伯父!您——说的是真的!?”

庄先生见他这样态度,满脸笑容的点头,眼睛里发出奇异的光,就像是捕捉猎物的猎人眼中的光,他简直笑得合不拢嘴,方佛一个十分为女儿着想的慈父一般道:“当然是真的。你别看伯父一把年纪了,其实啊,我这人最开明的,现在不是流行什么新式的婚礼,提倡去奢求俭,去繁化简吗,到时候婚礼也不用办得太麻烦。”

“伯父,您真是太好了!”林蕴生握着庄先生的手激动道:“多谢伯父体谅!既然如此,我们就按伯父您说的这样办吧。”

庄先生马上接嘴道:“我看过日子,明日就是黄道吉日,我明日就去找主婚人、证婚人,尽快把结婚证办了,然后尽快去报上登结婚启事,你们就可以很快一起回建宁了。”

“好,好,好……”林蕴生一连说了几个好,似乎有些激动的语无伦次了。

庄小怜一直垂眸安静的坐着。

……

下午,到了饭点,刚放学回来的三姐妹上了饭桌,发现今天的菜不仅非常好非常多,饭桌上还多了一个客人,听到爸爸介绍这个客人是三姐夫的时候,三姐妹都吃了一惊。

香兰看了一眼似乎异常兴奋的爸爸,转眼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三姐,眸光一转,又悄悄看了一眼那个俊俏非凡的年轻人,咬了一下嘴唇,低头开始吃饭。

庄小怜简直有些看不下去了,这个庄先生对林蕴生殷勤得太过分了,荤菜都堆放在他面前的桌上,不停劝人家吃菜就算了,还不停说好话巴结人家,一副十足的狗腿子像,与平日不苟言笑的模样大相径庭。

庄小怜抬眸,正好看见香兰看向她,并朝她眨了眨眼,往正说得天花乱坠的庄先生努了努嘴,唇边露出一个冷笑。

庄小怜收回视线,瞥见坐她下首的玉兰和翠兰碗里都是青菜,站起身来微微倾身,伸手夹了一筷子肉丝放到她们俩碗里。

她回过头来,正好对上林蕴生的眼神,她垂眸吃饭,他反应过来,忙伸手将菜碟推了过去,对庄先生笑道:“都怪我没注意,菜都放我面前,她们都不好夹菜了……”庄先生从上桌后就一直不停的跟他说话,他忙着对答,确实没注意。

“没有,没有…女孩子吃得少。”庄先生忙陪笑道,瞪了三女儿一眼,呵斥道:“不懂规矩!”又转脸对林蕴生道:“也不知这些菜合不合你口味?我们小门小户的,简陋了些……”

林蕴生瞥了一眼低头吃饭的庄小怜,心头忐忑,忙摆手道:“我们都是一家人,伯父别这么客气。”

吃完饭,庄先生携着林蕴生进客厅继续商量婚事。

庄小怜站在院子里散步,夏日的傍晚,天边笼罩着一片火烧云,红色的霞光照射在院子里,给站在院子里的人镀上了一层艳丽的红光,美得像一副油画。

香兰走到她身边小声问道:“三姐,你跟里面那个林先生…真要结婚了?”

庄小怜点点头。

“三姐……”香兰迟疑道:“你喜欢他吗?”

庄小怜顿了一下,“怎么这样问?”

“因为…我看不出你喜欢他。”

庄小怜淡笑了笑,“这不重要……”重要的是他必须是庄怜怜的丈夫。

“怎么不重要!?不喜欢干嘛要跟他结婚啊!?”香兰瞪圆眼睛皱眉道。

庄小怜拍了拍她的肩膀,笑了一下,忙安抚这位好为她打不平的少女:“好了,我当然是喜欢的,你呀!我知道你关心我。”

香兰眼里闪着幽幽的光,扭头看了一眼屋里,抿紧下唇不说话,三姐明显不喜欢那个林先生,肯定是因为爸爸才不敢拒绝的,爸爸为了前途为了钱财,嫁女儿就跟卖女儿似的,不是第一次了!

晚上九点过,庄先生和林蕴生总算谈妥,眼见天色渐晚,林蕴生起身告辞,庄先生一直亲自送到门口,见林蕴生看向身旁的三女儿,忙道:“怜怜,我先进去了,你送送怀信。”

庄小怜和林蕴生并肩走出家门口几步,林蕴生的脚步便停了下来,他怎么会要她送,不过是想跟她单独说几句话而已。

巷子里安静昏暗,远处隐约传来小孩的哭泣声,狗吠声,麻将声。两人相对而立,银色的月光静静的洒下来,显得有些朦胧飘渺不真实,林蕴生抬眸看向庄小怜,她的脸在月光下好像散发着浅浅的光晕,冷冷淡淡如同希腊女神塞勒涅。

林蕴生低声道:“怜怜…我可以这样叫你吗?”

庄小怜轻轻点了点头。

林蕴生顿了顿,垂眸看着她道:“我今天冒然上门求婚,你…是不是不高兴了?”

庄小怜一顿,弯唇一笑:“没有…”她只是不爽他们问都不问一下她的意见,就这样决定并且方佛与她无关的说着婚事,其实也没什么,是她矫情了,这不过就是一本小说世界,而她只是走剧情的女配而已。

林蕴生眸光闪烁,低沉的嗓音十分诱人,声音中透